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安个家吧 1-10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安个家吧 1-10
 第一章:谁家房似锦绣无  「早,壁橱今天怎麽来的这麽早。」  「早你个大头鬼,每天属你来的最迟了。」这位被称作壁橱的女子回了个鬼脸,语气虽然不善,但是身体很老实的迎上前去。「皮蛋瘦肉粥?」  「对,我早上五点钟起来熬的,来给我们闪闪公主补补身体。健哥, 985,你俩给爷叔留点啊,楼山关你只许喝一碗啊。」说话的男子叫刘家定,是安家天下静宜门店的中介,外貌普通,身材一般,性格温和,进入中介行当很多年,但跳槽到静宜门店后至今还未开单。  王子健和 985对视了一眼,两人看着刘家定一路小跑的提着个红色保温盒,快步朝着店长室走去。这时王子健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:「家定你别忙,姑姑还没来,哎呀,你不用着急。」  985 闻弦歌知雅意,也跟了一句:「就是,爷叔要是在这準批评你毛毛躁躁的。」  「诶, 985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小刘每天早上都是这样,反正爷叔也看不见。」王子健倒是踩在 985的点上,「至于姑姑会怎麽说,反正他每天早上都和老板娘在家吃,最后这份还要给小楼吃。」  刘家定放下保温盒,转身出屋,正巧看见朱闪闪分完了粥,一人一份,剩下一个干干凈凈的盆地,楼山关正抱着盆努力地刮干凈最后一滴粥水。「得,有的吃还管不住你们的嘴。」  「就是就是,人家定也是好心好的伐。」朱闪闪靠着椅背,舒舒服服的喝着热粥,眉眼间充满了自在。  「健哥你……」楼山关动作倒是快,王子健还没端起碗,擡起头一口闷了个干凈。「健哥你要是不吃,就留给我,我还没……」  王子健趁着楼山关放碗的功夫,飞速的端起了碗,抿了一口,咂摸咂摸嘴,喃喃道:「小刘来门店半年,别的不说,熬粥的功力见长,虽说我没有刻意的保持体重,每天要是都这麽补下去,迟早的圆滚滚了不说。壁橱公主你也不怕胖,回头再找不到金龟婿。」  「王!子!健!我晚上可是不吃饭的!我怎麽可能长胖!还有!不要再叫我壁橱!」朱闪闪的自在瞬间消失,转眼间就换上了愤怒,两条眉毛一翘一翘的,有些单纯的好看。  「我的错,怪我,以后不叫你壁橱了,朱傻傻。」王子健正襟危坐,理了理领子,然后优雅地系上衬衣的袖口,想说继续说些什麽,可是这时朱闪闪已经扭过头去,俏脸沖着前门,慢悠悠的品粥去了。  「朱闪闪,朱闪闪?」王子健唤了两声,朱闪闪仍没没有理他。  静宜门店陷入了沈寂,只留下大家喝粥的声音。  楼山关来自农村,性格直率,爽快,在城里人习惯的虚与委蛇的氛围中有些不自在,于是率先打破了这件门店难得的安静祥和。  「家定你粥咋熬的这麽的好啊。」  粗看这碗粥,经过长时间的焖煮,每一粒米已绽放成花。里脊肉大小合适,和切的不规矩的皮蛋缀在米花间,颇为诱人。简单的调味突出了食物的本味,漫长的熬煮让整锅粥分外诱人。  「这粥……」刘家定正欲开口,朱闪闪就抢过了话头。  她紧紧地抓住了刘家定的手,余光瞟着王子健,欢脱地说道:「家定,家定哥,你们总叫我壁橱公主,公主就是要等白马王子的。人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。就要抓住……」  王子健看着两人如此亲昵,手上甚至有了超越友谊的动作,连忙插入了谈话。他说道:「抓住男人的胃啊,朱闪闪你怎麽能这麽没有骨气,作为新时代的单身女性,就应该……」  「十指不沾阳春水。」985顺口接道。  「不对不对,你那是说她养尊处优,娇生惯养。」  「休言女子非英物,夜夜龙泉壁上鸣。」985再次捧道。  「还是不对,你那说的是女子参军打仗,我们家闪闪作为门店吉祥物,那可是。」  「一双玉臂……」985三次捧道,只是这次捧蹄子上了。  「一双玉臂上下翻舞,剎那间影分三人,无数白光闪烁,满眼是梨花乱舞,细雨婆娑,端的是千手观音,降世临尘。」王子健说的兴起,甚至掏出了手巾擦了擦汗。  刘家定眼瞅着这几个没正形的越跑越偏,赶紧恭维道:「行啊健哥,你这嘴皮子够利索的,你不说相声不说脱口秀,跑来干中介可惜了啊。」  王子健受人吹捧,这一番架势也是颇费体力,自从刘家定来了门店,每天早饭要麽是一碗颇为精致的粥,要麽是一些造型别致的小糕点,味道不错,但不抗饿。虽说没再花过早点钱,但是自己买点别的就着吃也不是一个滋味,就连从来口味挑剔的徐姑姑也再未买过早饭,如果来得早也会分上一点大伙口粮。  「你看你们没正形的,就不能学学隔壁小白帽。每天早上跳跳健身操,或者看看人阿拉是丁,早起就在外面宣传独家房源了好啦伐。」金闪闪轻轻肘了刘家定,显然是这些玩笑仍在她能接受的範围内。  「对了,爷叔怎麽还没来,徐咕咕呢?」刘家定看众人吃完了粥,便开始收拾残局,这一幕已经成为他在门店里面必不可少的日常。  「爷叔带顾客看房去了,就那家宫女士,来来回回看了几十家的疑难杂单。姑姑,姑姑这点还没来怕是昨晚上操劳过度了吧。」王子健扶了下鬓角,正巧手机响起,他拿起桌上的手机,屏幕上写着兇宅房客。  「静一静!嘘!餵,是,您一会来店里是吗?那太好了,我们安家天下静待您的光临。」王子健挂了电话,手机甩在桌上,神色里说不出的畅快。他吐了一口气,全身舒缓的靠在椅背上,对着大家说:「又开一单!」  「我健哥飒!」隔着老远,楼山关举着水杯,人未至,声音和大拇指先到。  「什麽房子,什麽房子啊?」别人开单,最兴奋的永远是朱闪闪,这次也不例外,对于店里每开一单,每一处卖出去的房产,她都感到兴奋。  「说出来怕吓死你们。」王子健神色凝重,这让坐在他对角的刘家定想到了什麽。  「你是说那套。作为捧哏,985总是特别的及时。  「不会吧……」  「那套房子,那套房子砸咱们手里小半年了吧。」刘家定想了想,掏出手机开始查找,  「我的天,兇宅也有人住?」  在大家杂七杂八的惊叹声中,朱闪闪展现出了女人应有的素质,她直奔每个人都十分关注的主题,身子探过了隔板问:「男的女的啊。」  王子健颌首,回应道:「女的。」  安家天下是一家关于房产的中介公司,其主要以找房快,看房快,住房快而闻名于业界,当然伴随着海量房源和交易迅速的是佣金略高于其他公司。静宜门店曾经因交易量在上海闻名遐迩,现如今已门可罗雀,而门店两边也各自新开了两家房屋中介,一家是店长矮胖,整日把努力奋斗挂在嘴边,恨不得员工通通996 的小红帽;另一家是以买房前宾至如归,买房后拒之门外,常年于顾客打官司的阿拉丁,阿拉丁的店长是个瘦高个,一脸的尖酸刻薄。  而我们故事的主要场所,安家天下在店长徐文昌先生的英明领导下,以优异的成绩,终于成为了业绩垫底的养老门店。  既然是养老门店,少不了的就是整日插科打诨混日子的职员。  伴随着王子健开单的消息,店内没开过单的神奇四鱼也受到了鼓舞,他们坚信过不了多久,几人都会跟着开单。只是单是别人开的,就算在强效的药力也无法让混吃等死的死人坚持下去。过了小一会,朱闪闪首先掏出了自己宝贵的化妆盒,紧随其次的是 985,平日喜好读书,以文化人自居的他也开始不务正业。刘家定作为第三个投降的群众,自然不干下风,从自己藏宝库般的抽屉里掏出塔罗牌,开始测运势。  楼山关恐怕是唯一一位仍抱有上进心的人了,只是早上起的太早,有没有吃饱,现今仍在盘算自己要不要把爷叔或者姑姑的粥喝了。  刘家定打量了一会楼山关,说不上好心地提醒道:「小楼去把爷叔的那碗喝了吧。等爷叔回来让他喝咕咕那碗。」他是觉得自己起早贪黑熬的粥凉了挺可惜。  「行。」楼山关回应了他一个单纯地微笑。  没想到楼山关刚端起了碗,门外就进来一个美女。她身穿一件黑色风衣,右肩背着一个挎包,包中还挂着一把长柄雨伞,下端和地面保持着距离。店内该吃的吃,该化妆的化妆,测命的测命,聊天的聊天,要说楼山关一边吃,手里还举着手机刷抖音。这一屋子人看似是房屋中介,如果不说年龄,很可能被人当作老干部离退休中心的驻场。  刘家定翻开一张牌,没人知道他在算什麽。在店内其他人眼中,他有些神叨叨的,除了徐姑姑和爷叔,也就楼山关和他关系不错。他看着手里的塔罗牌,是正位的女祭司。  直觉告诉他,他等了很久的东西终于来了,而他选择了相信直觉。  果不其然,一擡头,他正巧看见了这位崭新崭新的美女,风尘僕僕的,左右手各提着行李,黑色风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衫,颈间围绕着一条红白条纹的丝巾,清爽的短发给她添了几分职场人应有的干练和英气。  「开始了。」刘家定喃喃自语,之后开始收拾桌子,这让他旁边的朱闪闪很是疑惑,她正準备问些什麽,站在门口的美女先开了口。  「大家好。」  有客临门,王子健自觉地起身,恭声问道:「您是房小姐?「  「是。」  作为中介,王子健丝毫不缺职业素养,虽然没有给她留下好印象,但是他仍然保持了自身的高水準。王子健先是略鞠一躬,欠身道:「您先会议室坐一下,我去给您準备合同。「随后不慌不忙的走向了文件区,去拿早已準备好的房屋租赁合同。  楼山关也站起来把会议室的门打开,嘴上花花的说:「美女,里面请。」  美女并不理睬他,反而朝着里屋走去,一边走,一边四处张望,就像巡视地盘的母狮,眼中饱含嫌弃。  楼山关被无视后,风风火火的跑到985身边,扽着985的衣服说道:「你看,长得挺年轻,胆子还挺大。你说他是一个人住吗?」  刘家定和朱闪闪也凑到了两人中间,遇到八卦两人从不手软。  「你想什麽呢你。」  「你们仨看啊,从包到箱子,到一整身衣服,全是大陆货。」同为女性,朱闪闪的注意点从来和门店其他人不同,  「眼挺尖。」  「我是谁啊。」朱闪闪有些得意。  「我就喜欢这样的。」985充分地展示了什麽叫做斯文败类。  这仨人围在一起八卦来八卦去,刘家定也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人,下意识的说着。  「这是同行。」  「什麽?这位小姐是我们同行?」朱闪闪有些不相信。  「要麽说你开不了单呢,不看她的行李,但看她的腿,小腿很发达,平时一定走了很多路。挎包上搭着雨伞,朱闪闪你学着点。」刘家定火眼金睛,一针见血的点出美女身上不同的地方。  闻言朱闪闪有些不服气,但是这麽看确实挺像同行的,「你不也没开单,不过这没下雨带什麽伞啊。」  「看房时给客人打的,我打赌,她包里肯定有纸巾口香糖口红化妆盒鞋套充电宝,还有最次也是恒大冰泉,高点还得是依云的矿泉水。」刘家定平时神神叨叨的,大家都习以为常,只是他这次特别的肯定,让众人有些手足无措。不过最让众人震惊的反而不是美女的身份,而是,「我要是猜错了,明早干贝粥。」  「不会吧,这麽看还真是同行?不过我们怎麽去看她包里有什麽啊,家定明早就熬干贝粥吧。」  这边有说有笑,那边王子健已经整理好合同。他走向会议室,略带歉意地说:「房小姐,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,请。」  房小姐仍然扫视着店内四周,脚下不缓不慢地挪着,颇有些优雅。进了会议室,王子健关上门,整个会议室的毛玻璃墻上瞬间出现了四个人影。房小姐放下行李,直接坐在主位,王子健连忙递上了文件。  「这是您的合同,还有执行承诺书,请仔细阅读。」  「我知道。」房小姐冷漠的回应着,逐条审视着租赁合同。  王子健站直身体,双手窝在身前,毕恭毕敬地说:「出于我的职业道德,还是要再次跟您确认一下,这套房子之前出过刑事案件,也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兇宅。」  「我知道。」  「上一任租客不幸在客厅里遇害。」  「我知道。」房小姐回的不冷不热,不鹹不淡。她伸出手,示意王子健把笔递给她。四目相对,两人沈默了数秒。  「那就没什麽问题了……要不我还是带您先看一下房子?」为了卖出这套兇宅,王子健再三确认。  房小姐接过笔,很快便签署了合同。之后她的话语,让王子健有些错愕。「请他们进来吧。」  「啊?」 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,房小姐直接提高了声音。「门口那几位,你们进来吧。」  神奇四鱼还想探讨一下先后顺序,刘家定率先推开了门,脸上堆满了笑容。「房小姐您有何贵干?」  房小姐随后的动作让刘家定安了心。她掏出一叠文件,十分正式的向大家介绍道:「我是总部派来的新店长,我叫房似锦。哪位是徐文昌店长。」  「他,他还没来。」  「这是我的调令。请你们看一下。」房似锦把调令放在桌上,很有礼貌地朝着众人推去。  众人围着调令,只见上面写着,「经研究决定,为激发门店活力,提升业绩,安家天下上海静宜门店试行双店长制。特派遣房似锦同誌担任静宜门店店长。与徐文昌店长共同主持门店工作,于五月十五日到岗。」  朱闪闪念完调令,眼睛直戳戳的看向王子健。  「徐姑姑怎麽不事先跟咱们说一声啊。」楼山关抱怨着,换来的却是王子健的调侃。  「徐姑姑干什麽事情还得事先通知你啊。」  985眼尖,他有些急促道:「上面盖着大红戳呢。」  刘家定一如既往,说出了自己的推断:「这怕是真的。」  「切。」在众人的鄙夷声中,房似锦朝他点了点头,显然门外的讨论她全听的一清二楚。  宣布完调令,众人都回归工作岗位,现在徐文昌不在,大家也没有主心骨,对于房似锦只能听之任之,毕竟调令应该是真的。  大家都坐下后,房似锦暂时存放好了行李。静宜门店因为常年业绩倒数,大家也都散漫惯了,整个门店唯一空出的房间也堆满了杂物,按理说那应该可以当作房似锦的办公室。可房似锦有自己的想法,她作为北京地区的十佳店长,很快挑好了自己的工作场所。  她在徐文昌的店长室门口摆放了一张桌子,就像隔壁店铺店长的秘书一样。  房似锦靠在桌子上,进了门店有一会了,除宣布调令,店内员工就和他再也没有过交流,她只能自己搬来搬去,在职员们无声的嘲笑中,思索着对策。  可是她没有注意到,在她极易忽略的角落里,有个人在一直观察她。  刘家定不像其他人一样,他出现在这里有他的目的,平时可以混混日子,等房似锦出现了,这才是他的主要目标。  中介是一门很考验眼力的行当,眼里有活不一定能让你多开一单,但是恰倒好处的铺垫能有效提高顾客的好感度。刘家定早就发现房似锦只有桌子,没有椅子,因为这间门店本来多出的一套办公用品因为他的出现而被占用。  在其他人複杂的目光中,刘家定提起舒适的靠背椅,尽量不在地上划过发出声音。  「呵,这就开始拍新店长马屁了,要我说,这人还没走,茶就凉了。不对,是粥凉了。」因为朱闪闪的原因,王子健总是对刘家定抱有敌意,说不上多少,似有似无的。  985 毕业自重点大学,虽说出自象牙塔,眼高手低,但该有的眼力见也是有的,既然失了首先和房似锦拉关系的机会,那自然要继续迎合王子健。他笑着转过头,眼里讥讽遮掩不住。「嘿,你别说,明天小刘肯定又多带一份粥,不知道会换个什麽样的保温盒。」  楼山关自己刷抖音傻笑,没有掺和两人的碎嘴,朱闪闪却按捺不住。平日她看起来总是傻傻的,因为是店内唯一一个女性,她也自认姿色高人一等,从来不缺来自左右对面专注的目光,房似锦的出现,在她心理敲响了警钟。她看着刘家定献殷勤,嘴里不说什麽,脸上全都表现了出来。  房似锦看着刘家定拿来了椅子,没有谦让,眼神示意他把椅子放好,坐下,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她带着职业笑容,职业性的问他:「椅子给我了,你坐什麽。」  「我从会议室拿一把就好。」  「那会议室就会少一把椅子,有顾客上门会不好看的。」房似锦直着腰,目光从刘家定身上移开,她看向了朱闪闪。比起楼山关,同为女性的朱闪闪显然更让人在意,而且相比楼山关没心没肺的刷着抖音,朱闪闪气鼓鼓的化妆更让她在意。  「没事,我先将就一会,等徐咕咕……等徐店长回来我跟他申请再买一把,就半天的事。」说完,刘家定欲言又止,他可能还有些要补充的。「店里本来椅子不少,只是街道上姆妈们隔三岔五的来借几把,徐店长抹不开面,也就都被借出去了。如果您有需要我下午也能再带几把回来。」  「公司有公司的规矩……」房似锦职业化的笑容渐渐消退,转而严肃了起来。  「是啊房店长,公司有公司的规矩,这门店也有门店的规矩呀,徐店长订的规矩我们不好反驳的是不是,您有什麽问题可以等他回来再说,您瞧您这风尘僕僕的,先休息,我去给您倒杯水。」刘家定转过身去,朱闪闪本来气鼓鼓的脸更显得圆了,两条眉毛一挺,大拇指高高竖起,就差脱口而出干得漂亮四个字了。  王子健把这些看在眼里,拉过 985,低声说道:「看见没,这就是会说话,你以后学着点,你瞧瞧这房店长的脸色……这城府够深的啊,这都没生气。」  眼看房似锦被刘家定来了个下马威,居然没有生气,这出乎了大家的意料。  刘家定端来一杯茶,茶汤红亮,看起来是招待尊贵客人的上品,房似锦虽然生气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。只能接过茶放在一边。她双手盘在胸前,正要说些什麽,刘家定头也没回的走回了座位。  楼山关此时也意识到店内气氛不善,赶紧开始工作。「翟阿姨好,我是安家天下的小楼,我这有一个笋盘,今天带您去看看吧,房子很好的,地段好,装修好,加上今天天也好,您出来……哦,打扰了」又是一个闭门钉。  大家都开始工作,房似锦也蓄力完毕,她刚越过王子健的座位,就被 985拦了下来。  985拉了一下西服,双手握在身前,端正地说道:「{房店长,我也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鱼化龙,我也是总部派过来的,刚过来几个月,还请您多多关照。」说完伸出右手,想和房似锦来一个友谊的握手。  「你坐。」房似锦冷这面,淡淡的一句话,让 985的手独自在空中接受空调的侵袭。  楼山关手里握着电话,神色有些尴尬。  刘家定预想中的下马威没有出现,房似锦也走过了他身边,只是用手拍了一下他肩膀,不疼,很轻。  刘家定心说:「坏了。」  果然朱闪闪成为房似锦来到静宜门店的第一枪。  房似锦敲着朱闪闪和刘家定的隔断,示意朱闪闪停下了。可傻姑娘朱闪闪随意惯了,这时候还在看美妆教学,此时她刚涂完口红,上下嘴唇互相涂抹着,俊俏的模样有些好笑。  「你怎麽坐着不动啊。」  朱闪闪瞟了眼镜子,镜中的自己口红涂的很均匀,她和往常一样没心没肺的傻笑,甜甜地说:「我没有客户啊。」颇有些义正言辞。  「没有客户就自己去找,去街上挖去,没有房源就去小区搜楼,天天镇宅一样坐在店里,描眉画红的,以为自己是招财猫吗。」房似锦这话说完,刘家定偷偷地把自己桌上的小招财猫收了起来,这一切房似锦看在眼里,并没声张。  「我化妆怎麽了,谁还不臭美了。而且跟姑姑说过,有的新人一两年开不了一单,也是很正常的了。」  房似锦抢过刘家定的手把件,攥在手里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朱闪闪,看的她有些发毛。  房似锦继续说:「我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,如果你对门店的贡献率,仍然是零,那就不要在这里蹉跎岁月了。」  朱闪闪被吓了一跳,心下说这店长居然来真的,嘴上却不敢置信地说:「你要开除我吗?」  「你说呢?」房似锦杀气四溢,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把件。  这时做完单子的王子健拿着房似锦的信用卡,十分恭敬的递还给她。他也想不到气氛会急转直下,仍是带有歉意的说道:「房店长,您的卡。之前不知道您是新来的店长,其实这个房租,还能再往下谈的。要不然,我这个提成,就不要了。」说着,还瞟了朱闪闪一眼。趁着房似锦转头,朱闪闪回了他一个鬼脸。  「公事公办吧。」房似锦冷冰冰的,比空调的温度还冰。  「好,那您的身份证,也借我公事公办一下,我去给您複印。」  房似锦直接拒绝了他。「不用了,我自己来。」  「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」就在店内享受冷气的同时,门外传来了戏腔,老谢刚带顾客看完房,看他垂头丧气的,不用想,又浪费了油钱。「哈喽啊,everyone啊,今儿又白跑了一趟。」  「这位是?」正在进行室内降温的房似锦有些疑惑,传说中年少多金,业务能力超群,尤其擅长老洋房业务的徐文昌不会就是这个老头吧。  「这位是老谢,谢亭丰,老业务员了,业务熟练,工作认真,态度很好。」王子健刚要开口介绍,刘家定抢先解释道。  「业务熟练,工作认真,呵,你怎麽现在才来上班,你已经迟到一个小时了。」房似锦带着身后的王子健,两人同步调的走了过去,她还看了看表,确定了时间。  「我带客户看房子去了啊。谁啊,一呼一咋的,这是来查我课吗?」老谢说说笑笑,试图缓解空气中的尴尬。  「你好,我是总部派来的新店长,我叫房似锦。」房似锦双手插袋,这时自有王子健上去解释。  「是真的,我们都看过调令了。」  得到王子健的解释,谢亭丰有些惊讶,怎麽迟到一小时静宜门店就变换了风云?  「你带的是什麽客户,看的是哪里的房子。」房似锦冰冷的话语,显然是要将公事公办进行到底。  「哎呀,新来的店长,失敬失敬。我年龄大了,眼神不太好使。呵呵,这龙头滑丝了,我先去个厕所,对不住对不住。」进了厕所,老谢连忙上了锁,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电话,是徐文昌的。「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来了一个女的,说是上面派下来的新店长,正在查岗训话,你快点回来,马上,立刻!」  老谢在上厕所,房似锦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店长训话。店内员工站成了一排,各个神色慌张,不知所措,只有王子健还比较正常。  「你们知道在这个地段,这扇黄金门面,公司一年下来要付多少租金吗。还有人员工,水电物业,你们知道是谁在养活你们吗?你们门店这几个月业绩不好,你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?是你们掌握的房源数量太少,还是现有户型没有开发出潜在优势,要不就是客户需求你们没有掌握。」房似锦不茍言笑,但语气还是温和的。「谢亭丰,你是老业务员了,经验丰富,同事说你,说你业务熟练,工作认真,你先谈谈。」  老谢平时油腔滑调,没个正形,时常以老油条自居,事到临头,不接也得接。他双手叉腰,有些油得说:「这老同誌遇到了新问题,巧了,我手上正好有一处奇葩户型,详情房店长指点一二。」老谢嘴上说着指点,可心里想的是下套。  「说。」  「水林间十八号楼一单元一八零二,俗称跑道房。」老谢早有準备的从桌上抽出一张房型机构图。递给了房似锦。房似锦双手接过,这套房确实有些奇葩。  「哎呀这套房我带很多客人看过,也没有一个人要买。我一世英名,眼看就要毁在这套房子的手上了。房店长你看看吧,呵呵呵。」  老谢这边搭好了台子,那边王子健撺掇楼山关继续,小楼被鼓动的实在无奈,还是刘家定解了他的围。「这个跑道房户型很奇怪,是开发商委托的房子。说是有十多年没卖出去。」  王子健没想到刘家定居然给他捧哏,伸手摸了摸鼻子,接腔应道:「这能卖得出去吗,晚上起夜上个厕所,得绕好几个弯。谁买,谁有毛病才买。」  朱闪闪和刘家定相视一笑,低下了头。  「可不吗。」  「为什麽会有一套房子,设计成这样?」房似锦质问着。  「这个我恰巧知道。」985 双手握在一起,向着房似锦解释道:「这套房子是一个顶层的房子,他的邻居是开发商。开发商买了上下两层,就变成了一个複式,所以顶层其实就只有他们一户人家,本来这房子是一个一室一厅,但是因为他们这个垃圾间,就自己家一家人用,索性就改成了一个房间,但是每次要去这个房间,就要经过这个电梯间,或者消防通道,要走一个 z字型就非常麻烦。」  顺着 985的话,楼山关跟着说道:「关键是这间房,它没窗户,只有房顶有一个天窗。小小的,开在顶上。」  「房店长从总部空降而来,那一定是拯救我们静宜门店的真神。这麽艰巨的任务,我觉得房店长应该做一个表率,三个月之内,你要是能卖出去的话,欸,那我们就会特别有信心的了。要不然的话,业绩不好,只能怪时运不济呀。」  「是是是。」  「用不了三个月。」房似锦放下图纸,目光从大家脸上扫过。  老谢脸上堆砌的笑容彻底垮塌,他歪着脑袋,嘴角斜着问:「房店长,这麽有自信?」  「没有我卖不出去的房子。」  房似锦答道。